Thursday, November 5, 2009

摆乌龙

大蔡从学校回来后就告知舞蹈老师要她们下个星期毕业典礼上台表演时要穿长至脚底的紧身的“裤子”。

忙的人不是我,是她爸爸。她爸爸当天晚上就到附近的夜市场去购买,结果两手空空回来,他说夜市场没卖这种裤。

第二天早上她爸爸又去菜市逛,问了几个摊子的老板,他们的反应都一样。其实去向跳芭蕾舞的同学请教看她们的裤子从哪儿买的不就成了吗?好的,就这么办,明早去问同事。

我老公一向急性子的,在我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时,他已惊动了他两个热心的姐姐了。小姑原本就好疼这两个小孩,当然有求必应,谈话中就讲起要买这种裤子可能要走几个地方才能找到,若是丝袜那就简单得多了。

“丝袜!”大蔡一听到这字眼,马上喊起来。“对了,是丝袜!我不会讲这东西的名称,对不起!”原来是丝袜,唉!也难怪她不懂得什么是丝袜,盖因家里没出现过这东西嘛!这小孩没把重要的字眼记好,只是形容那“裤子”的特征,让大家以为是紧身裤,就把它说成紧身裤了,然后到处找这种裤子。

大蔡,爸爸真是为了这“裤子”白忙了一场。

昨晚,小姑就托三姑把丝袜交到大蔡手中,大蔡终于知道丝袜是何物了。

5 comments:

penangmama said...

这个老爸真好,设法解决孩子的问题。
大蔡真幸福有那么多位关心她的长辈们!

elaine said...

的确是有很多关心她的长辈,希望她会懂得感恩。

楚彬 said...

丝袜= 裤子? 哈哈! 好好笑 :)

elaine said...

是蛮好笑的!你的部落什么时候动笔啊?等得我颈项都长了!

楚彬 said...

对不起!我很笨,还需要一些时间学习汉语拼音。:(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