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7, 2010

与妈妈的回忆

看到妈妈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手里握着割胶刀好用心的在橡胶树的身上一刀一刀的割下去,妈妈之所以这般细心是因为她怕自己握刀的力度太大而割深了,直接影响胶汁的流量。之后妈妈会快速的把胶杯摆好,免得流出的胶汁滴在地上,那么就白费力气了,快手快脚的她继续移向前一棵橡胶树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妈妈的动作总是这般的快,她怕猛烈的太阳升起后会把胶汁晒干,这样收成就少了,能赚到的钱也少了。还在念小学的自己就会跟在妈妈的后面,其实不是跟,而是赶在妈妈身边帮忙把前一天流剩的胶汁所形成的胶块拔出,放入桶里以便胶杯可以盛新滴出的胶汁。

割完橡胶休息一阵子的时间,就赶着收胶汁。胶树的栽种是一排一排的,与妈妈分行收胶汁。当时的自己还那么小,其实力量有限,还没能力提一大桶的胶汁,若妈妈看到我没能力了,她就会把我桶里的胶汁倒入她的桶里,让她提到自行车旁倒入自行车后綁住的大容器里。

收好胶汁,妈妈就会踏着载着大容器的自行车到雇主屋后把胶汁弄成胶片。先把胶汁倒入长方体的容器里,加入醋,不停的搅着胶汁,让它形成块状,然后倒出,把它放在铁板上,用脚踩踏,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动作。

接着妈妈会手握着胶片,我就负责用手挥动着把胶片碾扁的工具的把手,有时候转得无力了,妈妈会自己进行所有的动作。完成后,把制好的胶片晒在木条上,收拾好一切用具,就可回家了。

这就是妈妈一天里其中的一份工作。看着妈妈好像不累的样子还以为她真的不累,其实并不,她是为了养活一家,再累也不会出声的那种女人。

5 comments:

mikiko said...

阿米妈咪也是割胶出身的,但是和爸爸结婚后就做家庭主妇了。。小时候常常妈妈听妈妈说割胶的事,但是我却一次胶园都没去过,因为妈妈说蚊子多,我们细皮嫩肉的,她才不敢带我们去,等会有什么事,会给婆婆骂死的。。就这样,我从来不知道妈妈怎样割胶,现在想知道也没有机会了,阿米妈咪死了,五年前已经敌不过病魔离开了~~~

芷晴妈 said...

很难忘的回忆吧?我爸现在还有割像胶呢,但只是收集胶块而已。曾经,我也跟过父母去胶园看看,见识一下。敢说,胶工的工作很辛劳啊!看见父母亲的刻苦耐劳,才知道当孩子的我们真是太幸福了呀!

elaine said...

mikiko~~
胶园的确是有超多的蚊子,被它们“吻”惯了也没什么了。妈妈就因为要驱赶蚊子而开始抽烟(rokok 草),结果老来肺硬化了,开刀后就一直好难完全康复,前两年也与世长辞了。常常会好想她。

芷晴妈~~
对,当胶工的工作确实好不容易!现在我们的生活都过得较舒适,我们都要惜福哦!

penangmama said...

原来伯母是位胶工,好伟大哦!先生的老爸也是从事割胶行业,所以老公每次都炫耀自己身上的肌肉是从小帮爸爸扛一桶桶的胶汁锻炼而来的。

elaine said...

penangmama~~
是啊,妈妈的确好伟大!
难怪你先生看起来肌肉也蛮结实的。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